愿与我嘴、长乐无忧

独宠八爷

经的住似水流年,逃不过此间少年

自你离开以后,从此就丢了温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张启山

我达达的马蹄声是个美丽的错误,我不是个归人,我是个过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齐铁嘴

刀郎和郑愁予这两句话 莫名很适合他俩 但挺扎心的 没关系 下一篇一定会发糖的。。。

小幸福 第三发啦

齐铁嘴提着行李箱的手骤然一轻,整个人来不及多想,便跌进一个熟悉的怀抱。眼角掠过一抹军绿色,耳边是他原本低沉有力 而现在却几近破碎的声音:
“老八,你要去哪儿?”张启山从背后颤抖着用手臂箍紧怀里的人。
  “佛爷,”明明是最熟悉的称呼,说出口却异常费力“如今长沙终于太平了,日本人也被赶走了,我不过想寻一个安生的地方,好好渡过余生。”齐铁嘴在张启山怀里挣扎着,张启山更用力的抱紧他,
“那我呢?”张启山的声线不住地颤抖,齐铁嘴一愣,自嘲的笑了:“佛爷怕是不再需要我了。”
  张启山将头埋在齐铁嘴的颈窝:“要,需要。”仿佛像一个孩子喃喃细语,
  “可是你不要我了。”
  “说好保护你一辈子的,还差好几十年呢。”
  “别走...”
  “能不走吗?”
  “我求你。”
    齐铁嘴仰头,逼退泪水:“佛爷有了妻子,有了权势,我齐铁嘴留下也不过闲人一个,况且嫂夫人又不待见我...”齐铁嘴一想到这件事便委屈的不行,不是生一个小姑娘的气,而是心上人也有了心上人,但不是自己的难过。心里仿佛压了块石头,不如眼不见为净。
  “娶妻非我所爱,权为你所相助。”
  “你要走便是不仁不义。”张启山掰过齐铁嘴的身子,硬下了语气,看着他一双清澈的眸子泛红,顿时心疼起来。
  “张启山,你要脸吗?!”
  “我拼死拼活的帮你,天天违背八百遍祖训,”
  “你呢?先娶媳妇儿不说,还让她欺负我,你还说我不仁不义,我齐铁嘴不仁不义碍您眼了是吧?我走!”
  “把老子船票还我!”
    张启山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,唰的撕碎了船票,扬手撒向了天空
  “齐铁嘴,以后若再有欺负你的、让你讨厌的,我便帮你让他万劫不复。”
  “以后凡是你喜欢的,你要一我给一,要二,便给二。”
  “以后张府就是你家,上房揭瓦我也陪你。”
  “齐铁嘴,我爱你!”
   “所以...求你不要离开我。”说罢,一把抱住齐铁嘴:“跟我回家,好吗?”口吻不是那个向来雷厉风行的长沙布防官,
   “那尹小姐呢?”齐铁嘴又开始挣扎“她怎么办?一个姑娘家...”话位说完,便被人打断,
   “你能不能,不要老拒绝我。随她去吧,我会告诉她我不爱她,让她死了这条心。”
    齐铁嘴犹豫了一下,伸手环住张启山
   “那...回家?”
   “你说什么?”
     齐铁嘴看着远去的船弯起了嘴角,心情颇好:“我说...对不起 。”
.......
情话张上线
张启山:“欧罗巴是哪?”
齐铁嘴:“一个没有你的地方。”
张启山:“可也是个我依然爱你的地方。”
齐铁嘴:“...”【害羞〃∀〃】
张启山:【亲了一下嘴嘴的额头】
......
第二日
九门:“老八你不要走了吗?”
副官:“八爷,你不走了吗?”
张:“都知道你要走呢...”
张:“就我不知道呢。”好气哦,可还是...笑不出来哦!
齐:“...”
......
故事的流传
“那齐铁嘴是何人啊?他呐,当初便料到这一天,早远去了欧罗巴...”
听着台上说书先生讲的故事,齐铁嘴一脸懵同旁边的二爷窃窃私语:“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这段心理活动呢?”
“这都什么跟什么呀...”
 
一旁未来的畅(dan)销(mei)书作家吴老狗同三寸钉露出了奸诈的笑容
.......
某日九门团宠与霍三娘进行的谈话
“算命的,你为了张启山那一番话便死心塌地的不走了,真没出息诶。”
“非也非也 。”齐铁嘴浅笑
  霍三娘饶(shi)有(fen)兴(ba)趣(gua)的看向了他,示意他接着说下去,
“他撕了老子的船票。”

张启山:嗯,一定要保持微笑...
张启山:所以我感人肺腑的表白呢?你的关注点不太对吧?!

突然发现
宇文邕 又有齐铁嘴的颜,又有佛爷的冷

小幸福(甜) 第二发

  齐铁嘴膝盖曾中过一枪,只不过开始那一枪瞄准的不是他,而是躺在地上的九爷的脑袋。
  每每湿寒天气降临,他都会腿疾复发,疼得厉害。九爷为他请过西洋医生,二爷为他寻过中药,大家为他寻了许多方法,却都是徒劳。久而久之,齐八爷也便不再在意,毕竟不用算卦,就能得知未来几日天气,也算塞翁失马。
  可偏偏张大佛爷对这事儿却是惦念的厉害。
  一日张启山踏进齐家的香堂,在会客厅不见八爷,便径直去了卧房寻人。刚进门便看见自家小算命的躺在床上,一边揉着膝盖,一边小声哼唧。
  齐铁嘴听见开门声连忙抬头,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是谁。
  张启山看他疼的小脸儿煞白,心想,老八平日被自己宠的无法无天,几时受过这等苦。再一看齐铁嘴一双清澈眼睛疼的蒙上了一层水雾,更是心疼的不行,连忙坐在他身边,问到:“老八,疼的厉害吗?”齐铁嘴轻轻点了点头。
  张启山脱下白手套,搓了搓手,放在嘴边呵着热气,
  齐铁嘴一脸疑惑的看着他,
  张启山抬手将齐铁嘴的腿抬到自己大腿上,轻轻将手捂在齐八的膝盖上,缓缓揉了揉:“这样会不会好一点?”
  齐铁嘴看着张启山温柔的侧脸,弯起了唇角,缓缓点头。
  张启山转过头,恰好对上齐铁嘴含笑的眼睛。他也跟着无声的笑了。
  就像这样,余生的温柔仅给一人,连目光里也满满都是心上人的身影,然后一起走过一年又一年,多好。

小幸福(文笔渣,大神见谅,不喜勿喷)

齐铁嘴缓缓放下手中的花洒,理了理身上的大褂,听见身后熟悉的脚步声,无声的笑了。
  几片花瓣飘落,落在齐铁嘴的肩头,他也不拂去,任由香气萦绕于鼻尖。张启山在他的身后看的有些呆了,自家媳妇儿像从画中走出来的人,他暗想。
  张启山从背后伸手,缓缓环住齐铁嘴的腰,轻轻在他的发漩儿间落下一吻,看着他笑的一脸宠溺,眉眼间装的满满的都是独属怀里心上人的温柔,张启山嫌不够似的又伸手揉了揉他的头顶,才满足的放手。
  和他的老八就这样安稳的度过一辈子,真好啊。
  给世人留下一个遗憾的故事,自己与心上人续写真实甜蜜的永远。
......
虐一虐新月妹子吧(谁让她人设是如此...)
  伊新月是死在张启山的怀里。可他的怀里泛着止不住的凉意,不是妻子离世的绝望,而是那种疏离的冷漠。唯一的情感只是愧疚。
  伊新月自嘲的笑了:“启山,别露出这种愧疚的表情。大家都说张大佛爷和北平伊小姐恩爱有加的,可是...这么多年,我都知道的...都知道...你的心根本不在我这儿,这么多年你冲我笑的次数都屈指可数,连接吻的嘴唇都是凉的,可你看齐铁嘴的眼神都是暖的,可惜...那种眼神...从不属于我。刚到你家你还会冲我笑,我以为你是喜欢我的;你又救过我两次,我便以为你爱上了我。你在你兄弟面前吻了我,我提到想与你成婚,本以为你不愿,可你又吻了我。即使吻很凉,我也在自欺欺人,我知道你贪恋北平伊家的势力,可我告诉自己,他是爱我的。我甚至对齐铁嘴百般刁难,因为你看他的眼神让我嫉妒,我才是你的妻啊!二爷拿枪对着他,你就毫不犹豫帮他挡住...我才是你的妻子啊!...张启山,你到底有多冷血!”
  张启山眼神暗了下去,“新月...我...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  伊新月摇了摇头,扯出一个难看的笑:“我向来脾气不好,所以我做不到牺牲自己去成全别人,说起来,是我对不起你和齐铁嘴。”
“算了,等我死了,你俩好好过吧。”伊新月缓缓合上了眼。
张启山将她放下,缓慢起身。
......
  张启山看着齐铁嘴,岁月静好,这就是他想要的日子
  结发为夫妻,恩爱两不疑。
“佛爷,您这看什么呢?”
  张启山伸手揉了揉他的头
“没什么,就是想好好看看你。很久没有好好看你了。”
  “...”
    张启山笑着伸手揉了揉齐铁嘴泛红的耳尖。
    嗯,自家老八真好看。

笨蛋,我也担心你(甜)

    一道箭影闪过,张启山还未反应过来,便被人死命抱住,紧紧被护在怀里。
    “老八!”张启山惊呼,抱着齐铁嘴转身,用自己后背挡在他身前。
       一旁的副官手疾眼快的抓住了箭的中央,松了一口气,转身道:“佛爷、八爷,无事了。”
      齐铁嘴顶着一张吓得煞白的脸抬头,入眼便是张启山的一脸怒气。
    “齐铁嘴,谁让你冲过来的!”
    “..... ”
    “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没命了?!”
    “......我不是担心你吗?”齐铁嘴委屈的说。
    “多谢!”张启山火气未消,冷着脸扔下两个字便头也不回的向前走。
      齐铁嘴连忙小跑几步跟了上去,
      张启山猛的转身,将齐铁嘴扯进怀里,死死抱住。
      张启山垂下头,轻轻在齐铁嘴额上印下一吻
    “笨蛋,我也担心你啊。”
       ......
      副官:“mmp。”

幸好(小段子)

“老八。”
“我在呢。”
“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。”
“...”
“我梦见那年你坐上去欧罗巴的船,我叫你的名字,你没有回头。然后你走了,没有看我一眼。”
“梦不都是相反的吗。”
......
两人相视一笑,
幸好。

张嘴吃糖  HE

很久以后 张启山缓缓牵起齐铁嘴的手,浅笑:"老八你算了那么多卦,唯一失手的就是 仙人独行。"

齐铁嘴抬头,笑容如多年前一样,温暖明朗,"才疏学浅,佛爷见笑了。"

我爱你,所以我们会白首不分离。

给世人留下一个传说,最重要的是你我还在继续。

再来一发小甜段子

“人家接的是曲如眉。”齐铁嘴傻乎乎地说,

张启山一愣,心想:自家小算命的真是蠢的可爱。面上他却还在绷着不能笑出来。

张启山压下笑意,才抬头缓缓道:“新月曲如眉,未有团圆意。红豆不堪看,满眼相思泪。”说罢转头看向齐铁嘴,自己的心思,他不会不知道。

齐铁嘴表面不动声色,却还是忍不住勾起嘴角。

看着心上人好看的侧脸,张启山愈发心痒,偷偷握住身旁人的手,侧过脸压下了声音:"还有后半首,才是我想对你说的,"

“终日劈桃瓤,仁儿在心里。"张启山一顿,缓慢而坚定的说了下去:“两朵隔墙花,早晚成连理。”

齐铁嘴无声地笑了,红透了耳尖。转头便对上了张启山的目光,目光中的深情化透了清风湖水,化透了他的心。

张启山嘴角抑不住的上扬,恋恋不舍的松了手。想了想又凑在自家小算命的 泛红的耳旁低语:

“祝老八与我早日结连理。”